肥城人文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肥城人文 >> 正文内容

大山的觉者——访作家桑新华

时间:2017-04-11
大山的觉者
  ——访作家桑新华

  记者: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称您为“大山的觉者”,并说“得天独厚属于泰山的作家只有桑新华”。我们都是泰山儿女,泰山唯独给了您那么多的灵感,您是怎样接近泰山、解读泰山的?
  桑新华:千古泰山,巍然卓立,世世代代帝王登封,民众祭拜,官祷安邦民祈福,可谓万众神往。它既是自然界的尊者,又是一个民族历史文化的写照。它历经风雨而荣辱不惊、聚天地正气而博大精深的品格,成为人类难以企及的精神引擎。无论是谁在泰山面前感到的唯有渺小,没有谁敢说读懂了泰山。我也是这样。
  由于工作调动,我到泰安工作,宿舍就在泰山脚下的山坡边上。工作之余散散步,一抬脚就走进了大山里,去看山里的一石一水、一草一木,往往看得自己感动。看古人的题咏,看今人来访的眷恋,更深切地感受到:泰山属于全中国、属于全人类,我们能在泰山的怀抱里生活、工作,实属人生的一大幸事。人家千里万里的跑来看一眼泰山,我们天天与这位自然界的仁者面对,就这样熟视无睹、无动于衷吗?实在是太奢侈了。能不能从中感悟点什么,汲取点什么,借此使自己的人生得到点启迪,为劳损的身心补充点养分,从而收获些精神上的提升和超拔呢?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去关注泰山,用心去解读、感受泰山。
  使我最直觉最深刻感到的是:走进大山深处的那种宁静、旷达,与日常生活中的繁忙、紧张,以及心情的焦躁所形成的鲜明对比;还有,看山中厚厚的腐殖烂叶,体察日月风云的变化无常,仰视不动声色、岿然屹立的山峰,才知道常常为之奔波、焦虑的那些名利得失、沉沉浮浮的“大事”是那么的微卑与凡俗,终于懂得了“重如泰山、稳如泰山”的深邃意韵,真正做到是那么的不容易。就这样,有点感受就记下来,慢慢积累,也就有了几十篇。别人说我是专门写泰山的,我实属无意而为之,况且不深不透,挂一漏万,一家之言。
  记者:泰山是五岳之尊,以雄伟壮阔、气势恢弘而独尊天下。但在您的文章中,又写了泰山温柔的一面,对这一点您是怎样认识的?
  桑新华:泰山的突出特征是雄伟,但它的博大注定了要包含其它优秀品格,其中就有温润宽厚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帝王文化是泰山文化中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也就是老百姓平常说的泰山五岳独尊的地位是历代帝王封出来的。但这并不全面。历史记载说得清楚,来登封的帝王之间,往往要相隔几十年或上百年,这漫长的间隔中从没间断过无数平民的祭祀。泰山在当之无愧地接受帝王的叩拜之时,也平和而温情地体恤着万民的心愿。泰山的繁盛、经久不衰更多地体现在这些方面,这才是基础,只不过由帝王登封把它推向了高潮罢了。还有泰山上的神主是碧霞元君,是位出身低层平民的女性,她入主泰山,虽然是佛道两大宗教争斗的历史留痕,也不能不说是我国国学中阴阳相合、刚柔相济理念的一种外显。正由于泰山文化函盖了帝王文化、名流文化与民俗文化多个层面,才终究博大精深;正由于泰山既雄伟壮阔,又温润宽厚,既有石坚松挺的气势,又有云飞水湍的灵动,才高而可登,雄而可亲,让人看不够,读不透。每天清晨,我看着成群结队进山晨练的男女老少,常常有一种为泰山的温情宽容品格所产生的感动。真感谢大自然赐予我们这样一座大山,如果没有这座山,泰城人的生活不知要少多少色彩和情趣呢?
  记者:您的两部散文集都获得了较高的荣誉,《与泰山对视》获得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天门听风》又获得了首届“齐鲁文学奖”,可谓双喜临门。请谈一下获奖的感受。
  桑新华:获奖了,获得的还是政府和国家正规文学团体组织评设的大奖,客观地说,还是高兴的,但更多的是欣慰与感慨。我从小学就喜欢文学,大学读的是中文系,能写出点东西来,一方面圆了自己心中的文学梦,另一方面回报培育我的老师和学校。还有,在我的工作经历中,大部分时间从事意识形态的工作,为社会提供点精神食粮应属份内的事。
  我搞文学创作是“半路出家”,一直是业余的,从没有把获得什么样的奖,作为写作的初衷和最终的目标。前几天,中国散文学会要把我的文章编入《2002年散文精品集》中,要我写出自己的散文观。我直白地告诉他们:“散文是写给自己的,想在这高品位的文化休息中使灵魂得以宁静;无意地,却影响着整个民族朝真善美的境界升华。”文学创作,首先是满足作者精神生活的需要。写点东西,能留下点什么,社会评价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观察、思索、写作来省察人生,从而使人生变得有价值。通过写作,记录下我们所经历的这个历史瞬间和人类前进的足痕。有道是:一个哲学家的一种伟大思想,具有扭转一个世界的伟大力量;一部伟大的文学著作,可塑造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世界。这就使观察、思考、写作变得重要而有意义。正如雨果所说的,“在浩渺的宇宙中个体的一生可忽略不计,而他对世界贡献的精神财富是抹磨不了的”。
  记者:在您的文章中可以看出,您一直在追求一种纯粹的、正直的、自然又很高尚的生存状态。您是一位领导干部,又是一位作家,领导水平高,文章也同样写得优秀,您是怎样有机地调适“从政”与“为文”的?
  桑新华:你问了一个我从来没有考虑又很难解答的问题。由于我们所处的时代发展得迅速且多变,其中又经历过一个特殊的年代,致使我们这一代在“立业”的选择上多了些客观性,少了些自主性,不少人的择业属于“应运而生”。我的“从政”与“从文”,同样首先是时代的需要,此后才是个人的努力。距离优秀遥远得很,如果说还能担当点什么,只能证明人的潜能本来就是很大的,多方面的。
  先说“从文”吧。前面说过我一直对文学感兴趣,兴趣是成功的原动力。我从上学到工作一直有读书记笔记的习惯。后来无意地写开了文章,第一个直接的目的是牵引自己去读书,强制自己坚持学习,培养思考的习惯。我读书本,也把景、把社会、把人当书读,从中吸取精神的营养,保持纯正的心气,充盈自己生命里的活鲜和饱满,继而为“从政”“从文”蓄养底气。
  “从政”就是“当官”,也就是担当社会管理的职责。高层次的官员应该是优秀的政治家,面对以人为主体的社会管理工作,政治家首先应该是品质高尚的学者。他应该独具预见的目光、宽广的胸怀、深厚的学识,这样才会有资格带领民众前进,才会有能力引导社会发展。记得九五年,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著名作家刘绍棠先生同进午餐时,听他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毛泽东主席视察河南南阳时,就一个有关南阳的典故问当地要员,结果被问得目瞪口呆,笑话百出。第二个是,五十年代,元帅诗人陈毅在杭州,亦庄亦谐地说过: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当过杭州长官,修筑了白堤。宋朝大诗人苏东坡当过杭州长官,修筑了苏堤。所以,共产党的杭州市长,也应该会写诗,写得好诗。陈毅同志这些话虽似“笑谈”却颇令人深长思之。人所共知,我们的开国领袖毛泽东是位伟大的诗人、书法家,是学识渊博的军事家、思想家、政治家。国家一、二、三代领导人中都不乏学问家。就是封建社会,大有象韩愈、王安石、苏东坡、范仲淹这样的留下千古文章、经世致用思想的官员所在。我们党是全国各族人民的优秀代表,要带领全国人民在世界强国林立的“知识经济”新时期,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各级领导干部如果不注重科学文化的蓄养,这既不符合十六大提出的建立“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的精神,也不适应建设高度文明全面繁荣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需要。动乱极“左”的年代颠倒了是非,流弊甚广,我们应该加以甄别和摈弃。新时代的领导干部应由“指挥”型变为“智慧”型,仅仅停留在上传下达、穿梭于觥筹交错的应酬之中不行,长此以往,会落后于社会发展而被时代所抛弃。由此可见,“官员”坚持学习科学文化非常必要。学习为了自身充电,为了提高管理的层次,只要是有责任感和时代紧迫感的领导干部都会自觉地这样去做。在繁忙的工作中,寻找一个静下来读书思考的瞬间,保持一种精神的充实,内心的宁静,生活姿态的平衡,然后再到工作中去释放智慧和理性的光芒,使自己的生活高品位、多层面,使自己担负的管理工作更近科学和效率,二者相得益彰,岂不是人生的一个精彩乐章?由此可见,“从政”与“为文”并不矛盾,只在每个人的掌握之中,关键是能不能战胜弱小的自我。
  记者:您出生于农村,是从最艰苦的底层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在您身上,让我看到了一种非常坚韧的力量,我想说是“毅力”,不知您是否同意。您奋斗的精神动力是什么?  桑新华:居里夫人曾经说过,“生活对于任何一个男女来说都非易事,我们必须坚韧不拔”。我崇尚坚韧和勤奋,因为再高尚的理想、再伟大的计划,离开不懈的努力和脚踏实地的实践,到头来都是一纸空文。但我实践得不好,只能继续努力。
  说到我工作学习的动力,其实很简单,就是一种朴素的感恩回报的情愫。是的,我少年时曾经历了那个时代农村普遍存在的贫穷落后和家庭的一些特殊磨难。但我还是很幸运的,家里再穷,父母拖着不能自理的病体,还是坚持让我读完了大学。上大学时,是乡亲们凑粮食卖掉后交的学费。在学校里遇到了好老师,到单位里遇到的都是好领导、好同事,这些现象的背后,是我们民族文化中“善良、敦睦、亲情”这些优秀成分在起作用。生活并没有亏我,社会给了我成长的营养,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就想以一种感恩的心情,用自己微薄之力多做点有益发展的事情来回报社会,回报父老乡亲。
  记者:您到访过许多国家,也写了很多反映世界各地人文风情的美文,你是怎样去体验异域风情的?
  桑新华:由于做外事侨务工作的关系,我出访了一些国家,实地感受到东西方文化各自的特征和差异,思考过发达与落后的原因与关键所在,还注意观察和学习了先进国家在社会管理方面的一些现代而科学的做法,以及国民素质中优秀的成份。总之,越出访越知道世界之大,发展之迅猛。多元文化的世界真精彩,开放交流才是强国之策,敞开的国门再也不能关闭了。
  每当出访归来,我就把自己的见闻、感受加上查阅的资料撰写成文,公布于众,为大家开一个窗口,让大家对异国风情作一次精神徜徉,感受一下海外来风。尽管在繁忙的工作空隙做这些事,时常让我疲惫不堪,尽管有些文章写得仓促而不尽人意,但也算尽 了一份心意吧。
  记者:在肥城一中50年校庆日的时候,您亲自写了一首诗《老师,我是您的学生》。身居领导要职,您还是用这样朴实的方式表达出自己对母校的深情,实在让人敬佩。能不能谈一下这首诗的创作感受?
  桑新华:这首诗的主题旋律,在我走向社会越来越感到知识重要的时候起,就在脑海里盘旋着。老师在我人生起始阶段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我无法表达对老师的感谢。我时常有一种希望:一生都有老师在身旁,随时得到他的指点才好。世界上只有父母和老师对下一代的付出是不需要代价的。我也希望广大教师真正认识到自己在学生成材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珍惜这一天底下最崇高的职业,培育出更多的有用之才。这首诗的引发,却是因为最近小学教师职称评定时的文化考试,我作为主考官走进考场时,只见有一个考场里,有几位五、六十岁的老教师,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其中一位约50岁的女教师,一只摔伤的胳膊吊着绷带,用一只手艰难地答题。我的心被震颤了,脑海里闪过了:“您的黑发哪里去了,您红润的面颊哪里去了”,“你一生选择了一次,一次就选择了一生”的句子,我轻轻地走出考场,怕惊扰了他们的思索,应该说,这些老师绝大部分已在人生的考场上交出了合格的答卷,是可敬的。诗歌一旦公布于众,倒不再只是具体指哪一位老师,而是面对着一项伟大的事业,一个很大的群体。还有一层意思,是提醒各行各业的人,不管你成了什么样的人才,做出了什么样的成就,别忘了给你启蒙、送你起航的老师,保留一份尊敬师长的情怀,别忘了支持教育发展的社会职责。
  记者:非常想了解您的家庭生活情况,是不是也同样精彩?
  桑新华:我的家庭生活和常人的没有太大的差别,开门七件事,样样需要操持,照顾老人、抚育孩子,处理邻里亲朋关系。总的说还是比较随意、简单、整洁的,家人关系很和谐,就是“忙”了点,每个人都在忙,忙得团团转,看次电视文艺节目都算奢侈,很少能凑在一起逛逛街、爬爬山。家里最显眼的财产是书,是电脑,都离不了。爱人以前在机关工作,现在投入市场做贸易,本来就很忙,压力大,还要为支持我的工作、照顾我的生活做出一些牺牲。女儿很懂事,学习很用功,独立性很强,现正在英国留学。我本人感到很称心、很幸福,上苍赐予我的太多太多,我时时感到无以回报。
  记者:最后,请您对家乡人说几句话吧! 
  桑新华:我的故乡是人们向往的“桃花源”。我相信,在新的时代,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从教育科技抓起,加快发展,建成名符其实的“世上桃园”为期不会太远。我真诚地希望父老乡亲们早日过上文明幸福的好日子。

  (肖东 陈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