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城人文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肥城人文 >> 正文内容

一位外交官的赤子之情——访中国驻瓜亚基尔领事馆原领事安兴华v

时间:2017-04-11
一位外交官的赤子之情
  ——访中国驻瓜亚基尔领事馆原领事安兴华

  2002年5月20号,一架波音747客机从首都机场起飞,载着中国驻瓜亚基尔领事馆原领事安兴华,飞越浩淼无垠、波涛汹涌的太平洋,向着大洋彼岸的厄瓜多尔飞去。安兴华此行是应厄瓜多尔华侨协会之邀为中厄贸易牵线搭桥的。 
   “作为一名外交官,你首先要对党、对国家忠诚,立场坚定,这是周总理过去一再交代的。时时刻刻想着祖国,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有一颗忠诚的心,因为你就代表了祖国。” 
   朴实的话语,映照出的是一位外交战线老兵的赤诚之心。从事外交工作36载,不论是在古巴、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还是在任何情况下,安兴华的心中始终装着祖国、装着故乡。 
   当泰西的抗日民众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时,安庄镇张侯村一户安姓人家,叔伯兄弟有十多口人毅然投身革命,这就是安兴华的老家。安兴华就降生在这个烽火连天的苦难岁月里,那是1940年的春天。 
   “我们家庭对革命是有贡献的,好多人都参加了革命。我的几位大哥、大姐、我叔叔和两个伯伯都是那时出来参加革命的,我爷爷和我外祖父同时参加革命。几年后爷爷因病返乡,我的父母参加了革命。我舅舅马继孔也参加了革命。那时我家‘一窝子共产党,一窝子革命者'。” 
   “一窝子共产党,一窝子革命者”,这话是一个汉奸向日本人告密时说的,当年日本兵一把火烧了安兴华的老家。1950年,安兴华10岁时,他的母亲病逝。安兴华的爷爷考虑到家庭困难,就让他的外祖父带他到了云南昆明。 
   “我到昆明后,在昆明的实验附中读书。当时是试读生,由我叔叔安枫供养。那时人家怀疑山东的教育水平,试读半年后看你跟上跟不上。半年后他们承认山东的教育水平是比较高的。后来因为初中成绩还好,没有考试就保送到了高中。1959年,成为昆明市重点学校的三好生。1960年,我在高中就入了党。” 
   1960年,安兴华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进入西班牙语系学习。1964年,陈云出任外交部部长后,该部从西 语系抽调4名学生进入外交部实习。安兴华作为佼佼者,成为当然的人选。时年24岁的安兴华,从此开始了长达36年的外交官生涯。他的第一站就是古巴。 
   “我在古巴时是实习生。文化大革命开始,中国和古巴关系恶化了,我就回来了。1970年,我又返回了古巴。这次在古巴呆了8年。作为一名外交人员,在一个国 家驻9年的时间,是少有的。” 
   在古巴,安兴华学到了知识,增长了才干。1980年,中国和哥伦比亚建交,安兴华被外交部派往哥伦比亚建大使馆并担任调研室主任,后来因工作需要调离。1999年,安兴华又重返哥伦比亚,担任大使馆领事部主任。除了日常工作外,帮助当地的华侨成为安兴华义不容辞的责任。 
   “哥伦比亚毒品严重,社会暴力太多,在那里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哥伦比亚华侨处境不太好,1968年,华侨有8000人。到1999年我再次去时,华侨只有6000人了。其它邻国如委内瑞拉、巴拿马,华侨数目都在增加,就是哥伦比亚数目在减少,主要是社会太动荡。像它的第三大城市卡里,有20家华侨,19家被抢,有的华侨半年被抢了六次,没法生活下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安兴华不但负责哥伦比亚的华侨事务,还负担着中美洲几个建交国的侨务,困难可想而知。但作为一名外交官,为了祖国的荣誉、人民的利益,安兴华不辞辛苦地奔波着,找驻在国的政府交照会、提抗议,找警方帮助受难的华侨。有一次,安兴华乘坐哥伦比亚友协的飞机到亚马逊去寻找一位失踪的华侨,飞机出了事故,迫降在亚马逊河边,他们就靠喝生水、吃野果,坚持到救援者的到来。事后,哥伦比亚最大的报纸曾以“死亡向你们招手”为题报道了这次事故,盛赞中国外交官的勇气。安兴华靠勇气和毅力在给祖国赢得荣誉的同时,也赢得了华侨们的信任。 
   “后来,华侨就对我们非常相信了,华侨给拘留了、出了事,包括家庭纠纷,他们都找使馆,这也成了我们领事部的工作。我们对华侨是有感情的,因为他们绝大多数是爱国的。” 
   如果说安兴华把帮助华侨作为自己的义务,那么沟通中国与驻在国的关系,捍卫祖国的利益,更成为他重于泰山的责任。 
1992年,安兴华的夫人于莲芝任中国驻瓜亚基尔总领事,安兴华任领事部主任。在此期间,安兴华和他的同事们除承担了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任务外,还广泛联系社会各阶层,与《百年孤独》的作者、著名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加西亚等一些社会名流成了知心朋友,为中厄人民的友谊和沟通尽心尽力。 
   1996年,卡莫丝当选为厄瓜多尔总统。安兴华代表中国领事馆和他取得了联系,并赶在了其他国的使馆前面,第一个把他请进领事馆。 
   “我们使馆的任务简单地说有两项,一是代表我们国家和驻在国发展关系,和它联系。还有一个就是台湾问题。那里有一个‘中华民国商务处'——当然这是遗留问题。对于他们出席一些会议,我们要提抗议。报纸上也不能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出现。因为对台斗争很复杂,要注意他们搞小动作。” 
   为了扩大中国的影响,安兴华经常利用各种机会宣传中国、介绍中国。1994年,厄瓜多尔最大的报纸《宇宙报》登载了由安兴华执笔批驳“两个中国”的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响。 
   “我在那里经常到大学里讲课,到电视上讲话,宣传我们国家。我记得有一篇讲话,题目叫《通往北京的道路》,讲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怎样和中国 发展关系,厄瓜多尔的《电信报》在很重要的版面登载。这些事情是经常的。” 
   1995年,在安兴华的建议下,中国驻瓜亚基尔领事馆与厄瓜多尔教育部联合开展了“朋友无国界”活动,组织厄瓜多尔的中学生与中国的中学生互相写信,交流情况。当时的《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分别以“百封书信传友情”、“朋友无国界,书信传友谊”为题介绍了这次活动,厄瓜多尔的当地媒体也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通过这样的活动,增进了中厄人民的友谊,扩大了中国的影响。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安兴华用一颗赤子之心,报答了母亲的养育之恩,履行了一名外交官的神圣职责,铸就了高尚的人格。 
   “作为一名外交官,一定要按党的原则办事,严以律已,克已奉公,不能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谋私利。正因为这样,我觉得对得起党,对得起国家。我没有辜负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我是堂堂正正地干了一辈子。” 
   1996年,安兴华卸任离开瓜亚基尔时,当地的华人社团依依不舍,数千华人华侨夹道相送。 
   “当时,侨团写了一首惜别诗:和平奋斗统一光辉,振兴民族阔步直追。外交言论冠及南美,难能可贵妇唱夫随。前程万里比翼双飞,南美华侨喜悦生辉……由于我们给华侨做了一些事情,他们对我们是很有感情的。” 
   1998年,安兴华的夫人于莲芝去世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厄瓜多尔华侨听说后,主动集合起来,用当地最隆重的仪式,到教堂里作了盛大的弥撒,为死者哀悼。 
   安兴华用一颗赤子之心,换取了海外千万颗游子的心。 
   在国外,安兴华每时每刻都没忘记自己是华夏子孙,同样也没有忘记自己是齐鲁儿女。故乡,时时刻刻牵动着他的心。 
   “我虽然十岁离开山东,但我对家乡是有感情的。我在国外工作期间,通过泰安外贸把泰安的六个中医、四个厨师、两个农业技术员介绍到了厄瓜多尔去了。他们在当地为山东人争了一口气。” 
   采访完安兴华,走出外交部大楼时,长安街上已是华灯初放,镶嵌在外交部大楼上的国徽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记者想,也许正是有了像安兴华这样一批又一批不辱使命的海外赤子,庄严的国徽才能发出这样夺目的光彩……

(刘彬 亓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