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城人文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肥城人文 >> 正文内容

在水一方——访大连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机关事务管理处处长鹿焕刚

时间:2017-04-11
在水一方
  ——访大连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机关事务管理处处长鹿焕刚

  2002年10月,我乘船渡过渤海海峡,来到与山东隔海相望的大连市,采访我们的肥城老乡、现任大连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机关事务管理处处长的鹿焕刚。 
   早上7点,轮船刚刚抵达彼岸,就接到了前来码头等候的鹿焕刚的电话,流利的大连话中夹带着肥城乡音,虽是第一次通话,但却给人一种亲切自然的感觉。 
   鹿焕刚,中等个头,戴着宽边眼镜,温文尔雅。坐在车里,他叮嘱司机开慢一点,并不住地给我指点着外面的景观。 
   大连三面环海,山水相连,是一个风光旖旎、气候宜人的现代化海滨城市。蜿蜒瑰丽的海岸,宽阔整洁的海滨大道,千姿百态的建筑,生机盎然的绿地,无不令人赞叹! 
   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茶座里,冲上一杯绿茶,开始了我们的采访。 
   “我是64年出生,69年随家下乡回到原籍肥城湖屯镇前兴隆村的。念完小学、初中以后,上了肥城师范。我家79年落实政策回大连,我81年毕业后分配回来。当时为了分配回大连,肥城师范的汪培乾老师专门到了辽宁省、山东省教育厅。经过研究,山东省出了个函,辽宁省也就接收了。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汪老师通信往来。” 
   “过来以后就做教师。做了4年,调入大连市教育局。做了一段时间科员。86年5月调入中山区团委做共青团的工作,这一做做了十多年。共青团的各个岗位基本上都做过,每一个台阶也都走过。从团委干事到副主任干事,到组织部长、团委副书记,最后到团委书记。这期间,有很多调整工作岗位的机会,但我这人打心眼儿里愿意做共青团的工作。别人觉得共青团没权没钱,但我很愿意做。教育中山区8万多青少年、2万多团员,平时搞点儿活动,自己感觉很有成就感。” 
   说这话时,鹿焕刚的笑声里透着自豪。从1991年担任团区委书记至1997年,中山区团委在青少年教育、岗位建功、志愿者活动等方面都做出了显著成绩,连年荣获省先进团委、市红旗团委称号。在大连,几百个红底黄字的“青年护绿基地”大理石碑立在城市绿地上,分外醒目。这里面也凝聚和记录着鹿焕刚和他所领导的几万青少年参与城市建设、推动城市文明的辛勤汗水和心血。 
   “中山区是大连市的中心区,每一点发展变化我都清楚,许多都参与过。比如说大连的绿化,现在你不会看到一个人到草地上践踏。但一开始不是这样。为了护绿,当时在全区,以后在全市,掀起了大规模的青少年护绿活动,动员辖区的十几万青少年进行绿地承包。中山区很多重要的广场都有一个大理石护绿基地的碑。开始是10个,以后建了100个青少年护绿基地。当时团中央在全国进行了推广了我们的做法。为了这个事,我还得过一个大连市政府颁发的‘绿化先进个人'奖。大连逐渐变美了,应该说我为大连的绿化做出了一点贡献。” 
   1997年初,33岁的鹿焕刚调入大连经济开发区。当时,这个国务院批准的第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正经受着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 
   “97年2月份,组织上考虑到我比较年轻,把我调入大连开发区。大连开发区成立18周年了,这18年走过了一条曲折发展的道路。5年前正好赶上金融危机,对开发区的经济发展造成的损害是很大的。因为大连经济开发区主要投资方是日本和韩国。恰恰是这两个国家,在金融危机中经济上遭受了重创。现在随着经济转暖,开发区又迎来了第二次发展高潮,经济有了大跨步发展。” 
   在这片经济的热土上,文质彬彬的鹿焕刚经历了人生中的嬗变。 
   “多年来我一直做政治工作,一下进入开发区这块经济发达之地,也有一个心理上的转换期、工作的适应期。好在开发区领导对我非常重视。开始先做了2年机关党委工作处处长。由做团的工作到做党的工作,这个转换就非常容易了。之后又做了一段调研处长。2000年,开发区搞机构改革,进行大幅度人员精简和部门调整,重新竞聘。经过组织安排,做机关事务处处长,一下从政治工作转到了纯行政事务性工作。干了将近两年,目前来讲,方方面面还比较认可。我们组织部长说了一句话:你开辟了一条行政事务由文人来干的新路。” 
   上任不久,鹿焕刚就开始对车辆管理体制进行改革,变分散管理为集中管理,变各自为政为集中调派,组建了事业性质的机关车辆管理服务中心。同时,狠抓内部管理工作,建立了驾驶员考核、单车费用核算、维修费用审批等一系列规章制度,使机关车辆从车容车貌到驾驶员仪容仪貌、服务意识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任何部门,行政事务工作都是非常敏感的岗位。尤其是在经济开发区,更是众目睽睽的焦点。 
   “直接管财务、车辆、房子,这些都是敏感问题。但我的态度是,不管领导也好,普通百姓也好,凡是违背原则的坚决不能办。我在自身廉洁方面要求很高。我做得问心无愧。我从上任到现在,从来没有过星期六、星期天,包括春节这七天。我们规定5点下班,实际上6点各个部门基本上都有人,都在忙。我基本上是7点离开单位。” 
   机关事务处还负责着接待领导人的任务。建区18年来,邓小平、江泽民、李鹏等中央领导同志都先后视察过开发区,仅去年以来,就有朱容基、胡锦涛、李岚清等中央领导同志来区视察。鹿焕刚以他严谨、扎实、细致的工作作风,圆满地完成了一次次重要任务。 
   如今,大连开发区整个后勤管理工作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机关事务管理处被辽宁省机关事务协会评为“三优一满意优胜单位”,鹿焕刚被授予后勤事务管理标兵称号。 
   “我这个人喜欢低调一点。做点事儿,通过这个事儿让大家认可。这点和肥城有绝对的关系。热情、坦诚、忠厚在肥城人身上体现得比较充分。我觉得我继承了老家人的性格。凡是和我接触的人,90%以上的都说,你说话带山东味,性格就是山东人性格。很多领导也评价我:他是山东人。我挺自豪的。我那种故土的归属感很重,我心理上的家乡是肥城。” 
   千山万水,阻不断思乡之情。多少次,鹿焕刚站在高处向西远眺,似乎听见了童年伙伴的笑声,看到了故乡袅袅的炊烟。 
   “老家人对我家的那种关爱我终生难忘。直到今天,老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我家69年回乡,尽管我父亲没犯什么错,是正常的上山下乡,但如果当地老百姓不明白,可能会受到一定歧视。然而,我们却受到了乡亲们热情的款待,深深的关爱。后来我回大连时是犹豫不决的。两个因素:一个是尽管我家回来了,可我姐还在山东,我和我姐感情特别深。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同学在那里,老师在那里,自己成长一直在肥城,对故土的归属感在那边。” 
   “只要到山东出差,我就回去拐一下。这20年,有十次左右吧。肥城的每一点变化我都能看到。每次回去,我都有点寻根的感觉。当时我走的时候老城还没拆,现在尽管搬迁了,但每次我都去一次,走一走、踏一踏。今天我仍然知道哪个地方是第一零售门市部、第二零售门市部,哪里是电影院,哪里是电业局,哪里是肥城师范。” 
   大连虽属东北,但近80%的大连人根在山东。一海相隔,不一样的天,不一样的水,却血脉相连。 
   “实际上大连的归属感不是辽宁,是山东。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山东和辽宁省队踢球比赛,对大连人来讲,倾向性是山东,不是辽宁。我工作21年了,大连的发展变化每一点都历历在目。对我来讲,大连和肥城都是我的故乡。大连人在骨子里对海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夏天,大连人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生活内容:上海。外地人不懂,以为他要到上海去,其实是到海边去。全家或单位成群结队到海边去搭搭棚子、游游泳、吃海鲜。大连人把山东人的豪爽发扬光大了,这和海是有关系的。大海的胸怀非常宽广,不拘小节。” 
   山的伟岸,水的宽广,肥城、大连两地的生活经历,造就了鹿焕刚独特的人格魅力:正直的品性、儒雅的气质、淡泊的人生态度。 
   “我这个人清心寡欲,最大的爱好是看书。我看的书涉及面比较广。在肥城师范的时候,基本上把图书馆的书都看了。肥城师范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们那级学生是刚刚恢复高考后第一届正儿八经的中专生,可以说都很优秀。肥城师范有许多优秀的老师。尽管是中专,3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有时候我开玩笑,说到今天为止我还在吃师范的老本儿。尽管以后我念了大专、本科、研究生,但总觉得收获最大的还是那3年。” 
   春去了,又来了。20多个春夏秋冬,小树长成了参天大树。鹿焕刚,这位18岁离开家乡的游子已在大连生根发芽,成了家,有了可爱的儿子,生活很幸福。但他心灵深处对家乡的思念永远不会停止,这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很早就想为家乡的发展做点贡献。比如招商引资,引进一些项目,也曾做过这方面的努力。今后我还会不断努力,争取为家乡多做点贡献。另外,家乡有什么要求,城市建设也好、经济信息也好,如果需要我的话,我会努力的。”

(耿海燕)